海南高院副院长夫妇的商业帝国:总资产超200亿

2020-03-14 投稿人 : www.zoiofilmes.com 围观 : 839 次

原标题:“最富有的法官”张家辉夫妇的商业帝国:总资产超过200亿,控制着35家企业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随着张家辉被海南省纪委监督委员会审查和调查,刘元生于5月31日接受公安机关调查,夫妇背后的秘密“商业帝国”正在逐渐浮出水面

张家辉和刘元生。1992年,一对年轻夫妇离开四川万县(今重庆市万州区),来到1500公里外的海南。

海南当时刚刚从该地区撤出来建设一个省,急需内陆省份的干部来支持建设。这两个年轻人正是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现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引进的人才。

根据海南中级人民法院老人的记忆,这对年轻夫妇刚来海南的时候很穷,他们的行李还是用藤条编织的。为此,学院专门组织了捐赠,并号召每个人都来帮助他们。

但是到目前为止,它们价值超过一百亿元。

他的妻子张家辉去了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南高等法院),被评为“中国法院系统最富有的法官”。丈夫刘元生长期从事政治和商业。他不仅是许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而且还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海南省委员会常务委员。

据报道,张家辉和刘元生控制的企业至少有35家,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酒店、旅游、商业、影视、金融、酒业、医疗和咨询服务,总资产超过200亿元。

随着5月31日张家辉被海南省纪委调查,刘元生被公安机关调查,这对夫妇背后隐藏的“商业帝国”逐渐显现。

《中国新闻周刊》得知审计员将被雇佣来审计张家辉夫妇的资产。同时,对张家辉在担任海南高中副校长期间处理的悬案进行了复审。

1965年出生于张家辉,他来自四川省万县,早年在四川师范大学学习英美文学。1988年毕业后,张家辉被西南政法大学录取,攻读民事诉讼法硕士学位。

据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律师高晋中称,张家辉的姐姐婚后因家庭冲突自杀。她认为姐姐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被感动后,她改学法律。

在西南政法大学,张家辉遇到了比她小一岁的刘元生。刘元生出生于贵州道真县一个贫困家庭。1990年1月,两人在重庆沙坪坝民政局结婚。毕业后,这对夫妇被分配到四川省万县人民法院工作。当时,他们是万县法院唯一的两名研究生。

1992年,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将张家辉夫妇作为高学历人才引进海口。张家辉担任第一人民法院助理法官,刘元生担任法院研究室研究员。

到达海南后,刘元生很快显示出改善经济状况的迫切需要。根据之前的报道,刘元生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经营海口市的一个火山岩矿上。内部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座火山岩矿属于刘元生的一位领导人,他不能出面让他代表自己管理。

1995年,因为一场关于石材开采的纠纷,刘元生被说服辞职下海。离开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后,刘元生和一名律师成立了一家咨询公司。

刘元生在1997年获得律师资格证书后开始从事律师工作。据高,第一个案件所代表的是一个强大的房地产企业。许多律师不敢回答,但李

范的亲戚陈子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范的父母急于救他们的儿子,给了夫妇一栋价值百万美元的别墅,一尊价值160万美元的象牙雕像和20万元现金。

  张家慧夫妇位于海口市美兰区福海花园的一套别墅,已经废弃多年,如今荒草丛生。摄影/本刊记者 黄孝光

海口市美兰区福海花园张家辉夫妇的别墅已经废弃多年,现在杂草丛生。最终,范被减刑为死刑。几年后,初审法官肖杰庆因犯罪被判入狱。他在狱中提供的一张手写纸条上写道,在范受审期间,没有人找过他说情。

这使范家相信他们被夫妇欺骗了。他们多次来要钱。没有结果后,他们找到了海南中级人民法院的领导人,以找到一个解决办法。这件事在院子里引起了很多讨论,但令外界怀疑的是,它并没有影响张家辉的仕途。

2005年张家辉被调到海南高等法院后,他的仕途进入了快车道。先后担任审判监督法院副院长(正职)、审判委员会委员、第一民事审判庭庭长。2012年6月,他被任命为海南高中的副校长和党员。同年的第二个月,他被正式任命为海南高中的副校长。

第一次涉足房地产

正是房地产项目“云水天”让张家辉夫妇完成了他们原始的资本积累。

2002年5月,刘元生在海口注册成立海南伟舍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舍公司)。当时海南的房地产泡沫已经结束,房价也跌至最低点。刘元生在街上的烂尾楼中看到了商机。

《中国新闻周刊》从伟舍公司的判决文件中得知:20世纪90年代,湖南于慧置业公司在海口市滨湖开发区拥有一平方米土地,并以贷款方式将土地使用权抵押给中国工商银行汇通支行。由于于慧物业公司无力开发,土地长期闲置。2003年3月,伟舍公司以补偿性抵押债务的形式接受了抵押土地。相关合同规定,工行汇通支行将继续使用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作为抵押物,并在伟舍公司存在经营和市场风险,且难以保证工行汇通支行资金回收的情况下,有权处置该土地使用权。

伟舍公司在获得土地后,在其上开发了一个住宅项目,并将其命名为“云水天”。此后,“水天”工程不断扩大。目前,该项目已完成第三期,总面积约5万平方米的两栋商住楼仍在第四期建设中。

2007年,海南的房价逐渐回暖。两年后,海南迎来了建设国际旅游岛的机遇,房价开始快速上涨。凭借“水天”项目的丰厚回报,刘元生开始正式进入房地产行业。

一些内部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刘元生个性张扬,行事专横。在开发“水天”项目的过程中,他经常诉诸暴力。例如,当项目第二阶段开始时,与邻近地块的开发商发生了冲突。他命令他的工作人员使用暴力,并强迫后者将土地出租。

如今天已经成为夫妇商业网络的“大本营”。

在“水上天空”有一个湖边俱乐部。会所外面的湖被绿树环绕。会所拥有各种餐饮和娱乐设施,还有一个非常豪华的室外游泳池。据知情人士透露,张家辉和他的妻子经常在俱乐部举行宴会,以吸引政界和商界人士。

有消息称,在张家辉夫妇的网络中流传着“三姐妹”的说法:张家辉和另外两个强大的海南女人组成了一个攻防联盟,张家辉排名第三,绰号“三姐妹”。

另一方面,天也是夫妇拓展业务领域的一个重要起点,已经成为许多以他们名字命名的企业的孵化器。

工商数据显示注册的p

几名知情者证实,刘元生多次吹嘘明日香公司拥有海南最大的高尔夫球场,并将开发面向世界的高端别墅、私人俱乐部、游艇码头和顶级酒店。据悉,该体育场位于海南岛最北部的文昌市浦前镇。它背靠七星岭,坐落在一个2公里长的海湾上,占地近2000亩。目前,该体育场每亩价值500万元,整个项目价值超过100亿元。

据调查,早在1992年张家辉夫妇来海南之前,华硕公司就已经成立了。其股东为日本的明日香乡村俱乐部和海口嘉鱼工贸有限公司,后来后者退出,台湾的宏基建筑公司、中华建筑有限公司等6家企业进入公司。

但不知什么原因,明日香的高尔夫球场项目自1995年以来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从2007年到2010年,华硕公司的股权发生了变化。一家名为华融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司数次扩大其股权,直至成为该公司的唯一股东。

华融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根据香港查号台的注册信息,2004年2月27日,一名叫萧红的人在香港成立了华融有限公司。2008年6月4日,刘元生成为华融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原公司董事肖红友辞职。

据内部人士透露,这位肖红友是早年与刘元生一起创办咨询公司的律师。

刘元生如何兼并华硕公司仍然是个谜。然而,《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判决表明,该项目涉及司法纠纷。

2008年3月3日,海南中院《中国经营报》表示,文昌市建设局撤销了之前于2007年5月18日发给华硕公司的两份建设工程规划临时许可证。华硕公司拒绝接受这一决定,并向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下令文昌市建设局恢复其签发的两个临时许可证。

最后,明日香赢了。

在本案中,刘元生作为华硕公司的总经理出庭,并且是该公司的代理人。

根据《文昌市建设局与海南明日香旅业有限公司撤销行政许可决定及注销决定纠纷上诉案行政判决书》,引用未经证实的信息,“这个项目(指的是明日香高尔夫球场项目)曾经被停止,海南省人民政府想收回,但刘元生利用法庭资源将它告上法庭,只花了几百万元。”

在控制雷克斯房地产的过程中,刘元生采取了同样的方式侵占股权,最终持有股份。

重庆万州居民李善杰告诉《中国经营报》,2009年他与力士乐照明控股有限公司前总裁吴长江共同成立了力士乐房地产,其中李善杰持有40%的股份,吴长江的妻子吴莲持有60%的股份,李善杰是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

2010年11月22日,雷克斯地产以9.1489公顷的土地面积,约137亩,每亩约138万元的地价,赢得了万州市中心的两大地块。

2011年,吴长江在澳门赌博输了4.7亿元,这成为雷克斯房地产的一个转折点。

那年10月,李善杰接到了许多来自吴长江的电话。吴长江在电话中说,他向一名贵州男子借了4亿元,对方正在催债。吴要求李善杰卖掉公司收购的土地来帮他还债,但李善杰拒绝了。

2011年11月,吴长江抵达万州。以审计的名义,借用雷克斯房地产的公章、财务章、营业执照复印件、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等重要文件,背着李善杰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牟。

当年12月,雷克斯房地产的新任法定代表人牟委托吴炼与一名叫蓝天的男子签订了《中国新闻周刊》。根据合同,蓝天公司向伟世公司借款2亿元,雷克斯房地产公司以其名下两块总面积为0.65平方米的土地作为贷款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本《抵押合同》包含一项内容:如甲方(蓝天)与伟舍公司签署的《抵押合同》被相关部门确认为无效,不影响本合同股东的效力,乙方(雷克斯房地产)应履行其担保责任。

从那以后,万州区土地局登记了抵押。

李善杰得知这个消息后

然而,报案后不久,万州区公安局经济调查支队支队长找到李善杰,建议他撤诉,称“对方有很多背景。如果你不和他说话,你可能会失去土地和股权。”李善杰告诉《借款合同》,他才知道借钱给吴长江的神秘贵州人是刘元生。

然后,李善杰飞往海南与刘元生妥协。在海南逗留期间,刘元生和他的妻子还带他参观了明日香高尔夫球场。

雷克斯房地产公司于2012年4月召开了股东大会。刘元生的合伙人肖红友出面与李善杰签署了一份协议。李善杰将其10%的股份转让给吴炼,吴炼随后将其60%的股份和李善杰10%的股份转让给刘元生。在这一点上,刘元生正式控制了雷克斯房地产,并成为拥有70%股份的主要股东。

但是刘元生不满意,要求李善杰将剩余股份转让给他。为此,双方斗争了多年。

2018年3月,刘元生雇佣了几十名“保安”,将李善杰的团队赶出了公司。最后,李善杰不得不同意将剩余的30%股份以1.1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刘元生。

但在2019年3月,李善杰没有收到约定的第二笔款项,而是等待仲裁通知刘元生向海南仲裁委员会提交仲裁申请,要求取消之前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并追回已支付的3000万元。

李善杰怀疑房地产的资产被转移,只留下一个空壳,于是委托高律师调查的资产。

高的调查发现,牟是的亲戚,蓝天是伟舍公司的员工。据他分析,2亿元的主债权很可能是虚构的,目的是通过取得雷克斯房地产的土地抵押权来准备控制雷克斯房地产。

刘元生曾经向李善杰提供了一份总额为1.97亿元的贷款清单。该清单详细列出了刘元生从2012年6月至2015年12月向雷克斯房地产公司借款的公司。

这份公司名单成为高考察“商业帝国”的重要线索。据高初步统计,夫妇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企业有35家,估计价值超过200亿元。

刘元生被调查后,海南警察去万州找李善杰了解情况。据公安官员称,调查组将聘请审计员检查这对张家辉夫妇拥有的巨额财富。

false litigation

高调查发现,除了少数以实名注册的企业外,绝大多数企业和他的妻子都是以亲友的名义间接持有。这种秘密的持有方式使得他们在商业诉讼中经常占据有利地位。法学博士夫妇甚至故意指示他们的公司以虚假诉讼(或仲裁)的形式相互举报,以达到侵吞他人资产或逃避法律责任的目的。

2011年9月23日,以每月150万元的利率向温州人、借款3000万元,由华硕公司董事黄建明担保。应刘元生的要求,将款项从杨浦心有实业有限公司转入陆毅亲属陈宗发在温州万顺植物有限公司(万顺公司)的账户,再由陈宗发转到陆毅。

2013年10月,刘元生突然向广东省湛江市吴川市人民法院起诉万顺公司和黄建明,声称万顺公司拒绝偿还贷款。同月,吴川市人民法院没收了万顺公司1万多平方米的土地和银行存款。

陈宗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以前从未和、黄建明打过交道,被起诉后记得曾帮助转账。他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案件被移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和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据此,陈宗发认为,刘元生贷款并与黄建明进行虚假仲裁的真正目的是寻求万顺公司的资产。

这与雷克斯房地产公司的情况完全一样,在雷克斯房地产公司的抵押下,刘元生要求吴长江向伟世公司借款2亿元。

高又发现一起虚假诉讼案,涉及到微舍公司对项目用地的前期验收。根据当年合同中的约定,土地转让给公司后,公司必须承担偿还抵押债务的义务。然而,该公司迄今已经推迟。

2009年12月,武汉因特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因特公司)接受了伟舍公司的这部分债权。由于维斯塔拒绝偿还债务,维斯塔于2011年4月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查封维斯塔拥有的7432.28平方米土地。

但是,刘元生、张家辉等人作为外人,以他们所有的房屋都在被查封的地块上,而且他们早些时候已经购买了房屋为由,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解除查封土地的异议。

除张家辉夫妇外,海南迪那斯投资有限公司、洋浦韦恩贸易有限公司、洋浦心有实业有限公司、海南汇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对执行提出异议,这些公司的实际所有人是张家辉夫妇。

2016年,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被迫中止执行查封土地,导致现场公司未清偿的债权。

直到张家辉案曝光后,司各特公司的董事长魏小兰才意识到,反对执行死刑的“局外人”实际上是一群和微世公司老板在一起的人。更让她吃惊的是,这对张家辉夫妇早在2006年就提前计划好了避免债务。

魏小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4月,张家辉夫妇间接控股的海南迪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迪能公司”)与伟舍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将之前以工行名义预先登记的3000多平方米房产“出售”给前者,价值人民币。

后来,迪那斯公司向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为其购买的房屋已经预先登记,不能转让。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被告伟舍公司使用了其。5平方米的土地来偿还欠迪纳的债务。

此外,为了将以原债权人工行名义预登记的商品房与开发商伟舍公司分开,以避免执行,张家辉夫妇责令洋浦心有实业有限公司、洋浦韦恩贸易有限公司和伟舍公司进行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虚假诉讼或仲裁。

例如,他们让洋浦韦恩贸易有限公司仲裁与伟社公司的纠纷,而洋浦韦恩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牟振琼是当时伟社公司法定代表人杜凯红的姑姑和姐姐。据了解,牟振琼是刘元生的妹夫刘一山的妻子,而杜凯红是刘一山的妹夫。

据报道,这两起涉嫌虚假诉讼的案件引起了海南的关注,郑凯杰和黄建明已被逮捕。

“兄弟”反目为仇

“从这些公开的案件来看,虚假诉讼是张家辉和刘元生从事经济活动和处理纠纷的通常方式,而不是偶尔为之。”重庆同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他介入的另一个案件中,张家辉和他的妻子涉嫌设下圈套陷害被告。他认为设置陷阱的性质与虚假诉讼相同,都是通过捏造证据达到不正当的诉讼目的。

刘军提到的这个案子是易振武敲诈勒索的案子,把张家辉夫妇带到了公众面前。

2016年夏天,张家辉去重庆万州参加他二姐和儿子的婚礼。婚礼后,张家辉和他的一行人在酒店房间打麻将。200元开始打麻将。输赢没有上限,最大的是超过元。

赌博由承包商易振武悄悄拍摄。

易振武是在刘元生承包一个项目时认识他的

2018年5月30日下午,刘元给易振武发了三次50万,最后一次是17: 02。大约18点钟,刘元生向警方报案,并在记录中解释说,他之所以没有报案,是因为他还没有下定决心在付款的最后一刻报案。

但刘军相信刘元生已经设下了陷阱。一个证据是,刘元生在报告案件时提交了一份5页的报告和12份文件。除了5月30日的存款时间、金额和日期是手写的以外,其余的都是打印的。

刘军说刘元生不可能在付款后一小时内准备好这些材料。合理的解释是他想让易振武的敲诈勒索得逞。“量是优雅的。易振武索要200万元,但刘元生在赚了50万元后选择报警。这一数额刚刚达到勒索罪判决的第三级。一旦他被定罪,他可能被判处10年以上的监禁。”

在报案的第二天,刘元生要求警方不要冻结易振武的银行账户和财产。刘军说,刘元生可能认为证据不足。6月7日,刘元生主动约见易振武,试图诱使易振武说出“敲诈”这个词,但易振武始终坚持“200万是他应得的劳务费”。

6月14日,刘元生又见到了易振武。在谈话中,刘元生承诺支付剩余的150万英镑,前提是易振武承诺写一份保证书。后来,根据刘元生的口述,易振武在保证书上声明“在收到剩余的钱后,他不会用录像和录音来强迫或勒索”

写完保证书后,易振武一走出大门就被等候的警察逮捕了。

刘军认为刘元胜在报案后与易振武见过几次面,并诱使他写了一封保证书,以便被易振武判勒索罪。“易振武案”被媒体曝光后,包括李富华、陈子南在内的几名举报人开始联合起来,以真实姓名举报张家辉、刘元生。他们在起诉书中写道:“张家辉和刘元生建立了一个司法平台,并上演商业歌剧。他们既想当官又想发财。在过去几年里,他们没收了大量财产,成为历史上法院系统中最富有的法官。”

在得知李富华等人的行为后,刘元生曾在微信上对李富华说:“我很清楚你打算如何利用新闻媒体在背后诽谤和陷害我。我只想告诉你,法律是无情的,我会通过法律得到正义!任何人都必须为他的非法行为付出代价,我对此非常有信心和耐心!”